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一个月和儿子做几次 母亲守寡寂寞难耐求止痒

作者: admin 来源: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 2018-11-20 09:04

 这一日,户部大门外,一辆豪华马车停下来,接着,一名戴着帷帽的姑娘下了车,两名丫鬟上前伺候,一行人到了大门,两个郎中已急匆匆的从内迎了出来,拱手就要行礼,女子手一挥,示意不用了,即步入户部街门。

 

  “带路。”叶樱樱的声音从帷帽传了出来,她来之前,可让下人先跑了一趟,所以,这两名曾得父亲提拔的郎中应该已知悉她的打算,才跑出来接她。

 

  闻言,两人不敢流露太多想法,引着主仆三个往后面的部门去了。

 

  叶樱樱是顶头上司的掌上明珠,谁也不敢得罪她,她一开口要进来,也没人敢挡,她的指示,只要不离谱,他们看在户部尚书的面子上都是愿意帮忙的。

 

  像是在衙门里,原本与其它两人一起办公的袁靖渊就在她的开口下,移了位置,有了单独的一间屋子。

 

  两人正要举手敲门,叶樱樱已拿下帷帽,请他们先离开,两人只能点头,他们也知道袁靖渊这个探花郎有才有貌,更有几个家世过人的同窗好友,看来的确前途无量,然而叶樱樱家世顶尖,不可能看上一个有妇之夫啊?

 

当敲门声起,袁靖渊从案桌前抬头,却见门被打开,叶樱樱袅袅婷婷的走进来,朝他霹出一抹羞涩笑容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就困惑,怎么突然就他一个人被移到这处来办公?原来是她。

 

  叶樱樱今儿过来见心上人,自是费心的打扮一番,淡扫蛾眉,明眸皓齿,一袭绣着盛开牡丹的轻丝衣裙,社得她貌美如仙。

 

  然而,她不知道,袁靖渊看到的是与那纨绔世子在毒发的他面前行苟且之事的蛇蝎毒妇,但他经历两世,沉稳内敛,任何心思都成功的掩在有礼的神态背后,他起身拱手,“叶姑娘。”

 

  叶樱樱从父亲那里知道袁靖渊与焦黎儿成亲的事,她也知道袁泰均有告知袁靖渊她心悦于他想共结连理的事,所以她也不想掩饰对他的情感,羞答答的走到他身边,“樱樱不顾矜持,前来一见,袁公子会不会轻视了我?”

 

  “叶姑娘,靖渊已成亲。”他说得干脆。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想了想,竟然亲自磨墨,为他铺好纸张,拿了手笔为他沾了墨,递给他,示意他坐下办公。

 

  他黑眸一冷,“叶姑娘不需如此。”

 

  “没关系,我也没事,你坐嘛。”她娇笑的说。

 

  他只得坐下,还真的没理她,接过她的笔,办起公来。

 

  室内跌入一片沉寂中,她咬着下唇,没忍住又说起话来,“我以为袁公子对我也有情感,当日雨中赠伞,公子的眼神,樱樱是分辨得出来的。”她看着他拿着笔的手一顿,“公子高中,探花郎游街,樱樱知道是你,也特别在临街酒楼想与你再见,可惜公子目视前方,未曾仰头,但后来遇上惊马,却是公子出手相救,樱樱觉得月老……”

 

  “叶姑娘,我已有妻子,我相信这世上定还有比靖渊更好的男子在等着你。”袁靖渊这已是明示,他对她不曾有过非分之想。

 

  叶樱樱从进来至今一直是温柔羞涩的,但这都非她的本性,她只是想讨他欢心,而他这话明摆是在拒绝她,她无法接受,张扬跋扈的本性就露了出来,“公子的妻子不过是卖点心的村姑,你不觉她身分太低?”

 

  “民以食为天,若没有人动手做,某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达官贵人、高门千金想动口吃恐也无法,何来身分高低之说?更甭提我也不过是一个部小官。”

 

  “你可以休了她,有我跟我爹娘的帮助,你很快就会是个大官。”她难掩激动的说着。

 

  “糟糠妻,不可弃,何况,我与她新婚燕尔,如胶似漆。”他面无表情,语气转冷,不说他心里只有小黎儿,就说他深知一旦成了她的夫婿,他的确能一步步登天,但离死亡也更近,他就不会再栽进这个坑。

 

  她脸色苍白,直直的瞪着他。

 

  “叶姑娘请吧。”他直接下逐客令。

 

  她双手紧揪着裙子,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出门外,两名守在外头的丫鬟一见她泛白的脸孔,什么也不敢说,低着头跟着她离开。

 

  然而,叶樱樱从来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她对自己有自信,她不信袁靖渊对自己的才貌家世无动于衷,她不会看错雨中赠伞时他的眼神,那是惊艳的眼神,她从小到大看过太多一样的眼神。

 

  她知道男人爱面子,以为他刚任官职,成亲不久,不好坏了声名,才会对她淡漠,所以她仍时不时的就来户部,来见见他,说说话,觉得总有一天,他会休了那小贱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毕竟是上司之女,袁靖渊也不愿自己苦读得了功名,却毁在蛇蝎美人身上,所以,他态度不冷不热,疏离有礼。

 

  庆幸的是,她也懂得适可而止,上午过来,约莫待不到半刻钟,便会离去。

 

  在户部,他多是跟着户部同僚一起外出吃午膳,若是当日值夜,大约夕阳西下,就有夫人亲手做的美味食盒可以享用,那散发着袅袅热气的香味实在太诱人,让同僚们也垂涎三尺。

 

  同僚们也请家中媳妇儿去焦黎儿的铺子买些甜的、酸的,甚至辣味的各式点心,但人家生意好啊,不到午时就卖完,最后只能拜托袁靖渊值班时,请焦黎儿多做点,他们会给钱,  不过袁靖渊送了却不收钱,他们觉得不好占便宜,于是也不敢多求了,只这嘴谗不能享用,就像酷刑。

 

  事实上,焦儿的点心铺做的烙饼、煎饼、葱油饼,皆是香脆好吃,不定时的烤鸭卷饼,还是限量的,众人疯抢,另外,还有蒜香凉皮儿,天热吃来极为消暑,也很开胃,她的店可说是这阵子京城内最火红的点心铺了。

 

  这一日,又是袁靖渊值班,一轮火红正往西边落下,两名也是值班的户部小官却替袁靖渊紧张起来——焦黎儿送晚膳来了,但他那独立小屋里,还有个叶樱樱啊。

 

  袁靖渊好相处,媳妇儿备的美食不忘分给他们,因此怕焦黎儿误会,两人还刻意陪着她往这小屋来。

 

  叶樱樱两个贴身丫鬟还门神似的杵在门口,紧接着门突然被打开,就见叶樱樱面带愁容,她似有未竟之语,又回头看了屋内一眼,红唇微抿,眼中带了哀怨。

 

  两人不自觉的就将目光又落在旁边的焦黎儿身上,虽然是个卖点心的,但整个人有如出水芙蓉,清丽出尘,尤其婚后幸福,更添几分温柔妩媚,扬眉一笑时,美眸慧黠俏皮动人,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

 

  叶樱樱回过头来,正往前走,就看到焦黎儿,再见她手上的食盒,顿时心头火起。

 

  焦黎儿这注意到这位贵气逼人的美人手上也提了食盒,她虽然不清楚她是谁,但见身旁丈夫的同僚礼貌的向她行礼,她想也没想的就跟着行礼。

 

  但叶樱樱仅是点个头,便越过她走人,两名丫鬟连忙跟上去,而袁靖渊的同僚们看焦黎儿神色自然,示意她进去小屋便走了。

 

  焦儿提了食盒进屋,就见丈夫面色紧绷,见是她才露出笑,说,“你来了。”

 

  她笑了笑,将食盒放到桌上,想问刚刚的女子来历,但又觉得问了不好。

 

  她那双澄澈的明眸藏不住思绪,袁靖渊一看便知她在忧心什么,他深吸口气,“刚才离开的那位姑娘是户部尚书之女叶樱樱。”

 

  她点头,狐疑的看着他,就这样?只告诉她这么多?

 

  这表情让他都要气笑了,“你别多想,上回马车狂奔,我救了她,只是来道谢而已。”他不想扯出这段时间叶樱樱的纠缠不清让她担心。

 

  焦黎儿人单纯,但不笨,何况成亲后她到底懂了男女之情,觉得叶樱樱离开前那一眼可不只有感谢而已。

 

  但丈夫温润俊逸,又有才气,还有救命之恩,叶姑娘动了心,一点也不奇怪,不过,她不会像个妒女追问,从嫁他的那天起,她就想过了,她会一直做个安分的贤妻良母,万一有一日,他想纳妾或想娶个名门闺秀当平妻,她便会让出妻子的位置,替他向爹娘求情,毕竟这一生能有机会成为他的妻,为他生儿育女,她已经很满足了。

 

  焦黎儿将食盒的菜摆出来,让他边吃,她边说着今日的生意如何,一如过往。

 

  另一边,叶樱樱坐上马车,一张丽颜阴沉得能滴出墨来。

 

  难怪,难怪袁靖渊对自己毫无感觉,焦黎儿不似市井女子粗俗,婚后显然很得宠,眉宇间见妩媚,尽是光辨,还如此贤慧备来晚膳,难怪她亲自带来的餐食,他半点也不稀罕!

 

  两个丫鬟互看一眼,见叶樱樱沉默着,一双美丽的眸子眼神阴森骇人,她们都觉得冷了,主子这些日子在袁靖渊那里碰了那么多钉子,今日又见光采照人的焦黎儿,也不知道会不会失控做出什么事来……

 

  “付么?面粉卖光了,糯米粉也缺货?这京城那么多家杂粮行,先去别家也没有?”焦黎儿站在店内,一脸错愕的看着陆晓山夫妻。

 

  以往,上午这时辰,各供货的店家早就将面粉或食材送到店内,集黎儿不喜欢一次叫半个月的量,而是五天一回,食材也较新鲜,何况,店铺不大,塞太多食材会觉拥挤,可此刻,该有好几袋放在长桌上的食材,竟然只有三、五包。

 

陆晓山无奈的点头,在向焦黎儿报告完,他就急着带着自家婆娘出去张罗了。

 

  但问题还没完,本该定时送来的红豆、牛奶等制作甜点材料的供货店家竟然同时出现状况,他们临时供货给他人,还来不及叫货,因此也无法给他们。

 

  好吧!焦黎儿就只能暂时只做几样应付。

 

  可是一连几日,这种情形竟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到后来,供货商家能给的量少得可怜,根本无法拿来制作足够的点心,连店铺都无法开门做生意了。

 

  由于袁靖渊这阵子持别忙,焦黎儿不想让他担心,回家也没提及,只亲自去找了那几个常往来的店家掌柜,但众人都一脸为难、支支吾吾含糊其辞。

 

  直到问了一位对她的豪爽及性情相当欣赏的老板,对方将她请到店铺后方会客的厢房时,才私下隐讳的提点几句。

 

  “小娘子近日有得罪人吧?那方不是容易应付的啊,我们也得罪不起。”

 

  其实,焦黎儿走了那么多店家,也看到店家明明有货却不出货给她,她就是再迟钝也知道有人从中作梗,但她实在想不出来她得罪了谁。

 

  偏偏李宜凤跟着乐嬷嬷下江南去探望许毅,秦瀚夫妇在返京前,也是在江南生活,两方又从上回喝喜酒后有了交情,加上何氏脚疾好转,四人便同行了,她现在还真不知道要找谁讨主意。

 

  最后,她只能写了一张写着因厨房器具更新、暂停营业的纸贴在半开的门板上,等着袁靖渊从户部回来看到,她就找他讨主意吧。

 

  才这么想,她竟然就见到袁靖渊,他见到那张告示也一愣,关切的问,“怎么回事?”

 

  他走进铺子,她将店门关上,坐下来后,替两人倒了茶,她喝了一整杯,这才开口,“不知谁在找碴,供货商说是我得罪人,但不管我怎么问他们都不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

 

  “户部有事出来办,办妥了,想说绕过来看看……”他看她无精打采的,起身将她拥入怀里,“你先休息,我先回户部,你别急,我找方景嵘他们问问,他们既然入股分红,总得有些贡献吧。”

 

  她眼睛顿时一亮,“对啊,他们三个跟我们可不同,在京城都是有头有脸的,那些供货商家也许看在他们身分的分上就肯说了。”她高悬的心顿时落下一半。

 

  他见她脸上又有笑,这才放心的出门。

 

  袁靖渊虽说要问方景嵘等人,但心里其实已有答案,那女人跟他走了一世,他很清楚她的阴沉执拗。

 

  只是才步出店门不久,就见两名劲装年轻男子走上前,他不解的看着他们。

 

  其中一人朝他拱手,“袁爷,点心铺的事,我们已查出来了、食材被买断或不敢出货,因叶樱樱派人警告那些掌柜,若敢卖给夫夫或出货,绝对会让他们后悔莫及。”

 

  他打量两人,“你们是杨彦杰的人?”

 

  两人点头,其中一人又道,“我们爷出远门办事儿,交代我们要关照夫人,这事儿,我们也利用特殊的送信管道请示过我们家爷,爷要我们告知袁爷,还说了句,咳,要你别拈花惹草,祸及他妹妹。”

 

  袁靖渊绷着一张俊颜,虽然不喜杨彦本的插手,但不得不佩服他的确有心,他还是要他们向杨彦杰表达谢意,再请他们将此事告知方景嵘等三人,另外,还向他们要了被叶樱樱威吓的那几家店的名单,他随即去找那几家店铺的掌柜。

 

  “我在户部当差,叶姑娘虽然是文德郡主及户部尚书之女,身分是尊贵,但若是我将此事捅到皇上跟前,叶姑娘会承认是她指使你们?还是哭诉你们诬陷她?你认为最后遭罪的是谁?”

 

  袁靖渊此话一出,没有人脸色不变的。

 

  接着,这些店家全照他的意思,写了叶樱樱找人跟他们说了什么,还给了银票封口的事,再签了名,连同银票交给袁靖渊。

 

  做完这些事,袁靖渊回到家已是夜幕低垂,他三名好友也已找上门来,四人关起门来说了些话。

 

  第二日,袁靖渊前往户部当差,在户部送交的文书中,夹了一封“尚书大人亲启”的厚厚信函,叶尚书在看完后,脸色丕变,当下返回尚书府,一步入书房,就派人去将女儿请过来。

 

  但女儿还没来,老总管又急匆匆的过来禀告,“大人,景安将军府的三少爷,宁安候府的少爷,还有王次辅的二公子前来拜见,三人表情都不好啊。”

 

  这三人跟袁靖渊在书院时就是同窗好友,听闻三人也入股其妻的点心铺,再想到来在户部文书里的信,叶尚书的头都大了。

 

  他让下人将几人客气的请进大厅,他脚步未歇的迎过去了,虽然是三个晚辈,但这三人的父辈或祖父辈都是朝中重臣,他可不想坏了交情。

 

  从袁靖渊那封信函,他也知道女儿拿着他户部尚书的头衔去威吓那些杂货铺、粮行等店家,谁敢出货,就安个名目去查账本,就怕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下三人来讨个说法。

 

  果不其然,三人正是为了焦黎儿的点心铺而来。

 

  昨日从杨彦杰的手下口里听说焦黎儿铺子遇到的困境,当然是火冒三丈,他们三人好说话,不代表可以让人踩到头上,只是他们没想到叶尚书这么上道,说会好好教训自家闺女,这事绝不会再犯,请他们看在他的面上原谅她。

 

  他们是男人,也没想跟个女子计较,既然事情说开了,三人便走了。

 

  叶尚书不要老脸,对三个晚辈说好话,心里也是憋闷的,他脸色铁青的回到书房,就见自家女正看着袁靖渊写的那封信,她愈看愈气,最后更是将它撕得粉碎扔到地上。

 

  “你真是胡涂!你是嫌你爹的官做得太大?”他也怒了。

 

  叶樱樱委屈不平,泪如雨下的对着最疼爱她的爹告状,“爹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我替他想方设法,要他让那贱人当妾,他的名声也圆了,他却答我‘有官就丢糟糠妻,正妻成了妾,这还有名声可圆’?我说他可以有更好的前途,如果他有一个有靠山的妻子,他却说‘这事不需叶姑娘费心,袁某觉得内人极好’。”

 

  叶樱樱不吐不快,将近日她到户部与他的对话全说了——

 

  “袁公子已有官职,由妻子在外营生赚钱,好似养不活她似的。”

 

  “内人赚钱一是为趣,二是为我与她有的家付一分心力,不说市井小民,就连皇帝也有皇家产业,勋贵世家也有私人商铺。”

 

  “就算她是个好的,善良又坚韧,然而,学识不够,出身卑微,怎能当公子良配?”

 

  “叶姑娘觉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敢问,若无其它的农工商,不论尊卑,人人都能有所依有所食?”

 

  说到后来,叶樱樱更觉得胸口发疼,她向父亲哭诉,“他为什么就是不懂,我是为他好呢?”

 

  叶尚书的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突然走出书房,唤了两个孔武有力的嬷嬷进来后,冷声道,“将大小姐带回她的院子,禁足一个月。”

 

  “父亲,为什么?放开我!我要找娘!”叶樱樱要挣脱两个嬷嬷的手,但她们是叶尚书这边的人,根本不听她的话。

 

  “一个月后,你来告诉我为什么,如果再想不通,那就再禁足一个月,直到你明白为止!”他额冒青筋,火冒三丈的道。

 

  文德郡主在外串门回来,一听女儿被禁足,马上就来找丈夫理论,但在清楚宝贝女儿做了什么后,她也明白事情轻重,不再跟丈夫争论,而是去开导女儿,踏进女儿的闺房,见到被女儿砸得一片狼藉的屋子,她只能苦口婆心的劝着,这天底下好男子甚多,她样貌家世都好,何必纠缠一个有妇之夫。

 

  如此仗着家世恣意妄为,不只替自己的名声抹黑,更会害得叶尚书被扣上一个擅权欺压百姓的罪名,整个叶家搞不好都得赔进去。

 

  但这番劝说反而惹得叶樱樱更加愤怒,她根本没把母亲的话听进去,只想着如何对付焦黎儿。

'); } function is_weixin(){ var ua = 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 if(ua.match(/MicroMessenger/i)=="micromessenger") { return true; } else { return false; } } 分类推荐: 情人节文章 满足文章 讨厌文章